[zt]踏歌行

作者: 王大锤
发表于 2011-8-3 16:13
标题: 踏歌行
高中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讲到,庄子老婆死了,他击盆而歌,同学们在下面一阵哗然。把台上老师的得意淹没了。
我最近一直在找一本看得进去的书。找到了帕乌斯托夫斯基的《烟雨霏霏的黎明》,第一篇是这样开篇的:
“小男孩正在用彩色铅笔画画,他全神贯注,而且在认真思考什么,后来,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眼眶里突然涌出了泪水……爸,他小声问,人为什么不发明出一种长生不老的药呢?”
随着这个问题,帕乌斯托夫斯基讲述一个故事。
早上在公交车上,我只看了故事的开头,大段的对于俄国辽阔而层次丰富的自然界的描写。我尝试认真看下去——以往的阅读经验,只要有这种描写,我都是匆匆带过,全然不顾作家的心血,我只想看到小说的情节,而其中蕴含的诗意,对人类生存环境所下的笔墨,成了浮光掠影。
然而现在我尝试感受作者的用心。当你有过越来越多的游历,关于山和海,你会了解人和自然不仅仅是“和谐共处”这种字面上的说法那么简单。他们会拓宽你的理解范围,让你知道时间是什么。让你知道远方是什么。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古人说话言简意赅,他们不跟你分享经验。不告诉你为什么会这样。这很讨厌,我觉得古人没有现代人勇敢,他们把感情藏得很深,显出一副饱学或者经验丰富的样子。而实际上,你想明白这句话,你在理解的过程中,就成为了自己。
萧红在文章里说,“是山么,是山你就高高的。是河么,是河你就长长的。”我想这不仅仅是比喻,作家确定地把灵魂和山河放在了一起。
虽然我是佛教徒,但对于灵魂还有一个私心,就是人死了,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你不需要努力,便可寂灭,所有的苦难,都烟消云散。
可是大海还在那里。海里的鱼不会再爬上岸。世界也会厌倦,经历过一次,就够了。
[ 本帖最后由 王大锤 于 2011-8-3 16:26 编辑 ]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