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repost]取次花丛乱回顾

转自Hi-pda @unavaliable
以下为正文
内衣大盗
上午逛街遇到一个前单位的同事,毕业没多久的小护士,边逛边聊,说了她最近经历的一件事儿。
单位有集体宿舍的,她嫌条件不好,就独自在外租房,过了大概半年多,就发现基本每个星期都会少一件内衣,留意后发现,家里有人进来过,笔记本电脑,现金都没有少,就是会丢内衣。
因为她租房后,以前的锁没换,所以很自然的怀疑是前租客或者房东,而且可能对她的上班作息比较熟悉,于是,她跟人调休,连续一周本该她上夜班的,就呆在家里,灯也关了。果然,某天,内衣大盗上门了,是房东。
小姑娘不是善茬,闹了起来,结果是,退了半年房租,她搬家了。
“你被偷的那些内衣,后来怎样了?”我很关心的问道。
“喂狗了。”她一瞪眼,“问这干嘛?你也想偷我的?”
我点点头,接着又摇了摇头:“衣服我就不偷了。”
她咬着嘴唇低头道:“哪你要偷什么?”
“我什么也不想偷,我要你送给我。”我追逐着她的眼神,“就现在穿着的。”
她软软的倚着墙,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我爱长裙
今天约了个妹妹,她长裙曳地,流苏缤纷。
我一眼就看上了:“你的裙子能不能借我穿一下?”
她愣了一下,立刻点头:“好,我也想看看。”
拉着她到了洗手间,脱了给我。
试穿了一下,感觉很好,不想还。
她急了,跺了跺脚:“你好了没?我就一条打底裤,很冷的,还给我吧。”
“呃……我还想穿会儿,要么我们去开房吧?有空调就不冷了。”
她轻掩檀口,噗哧一笑:“你是看上我裙子,还是看上别的什么?”
我思绪早已到了酒店,心不在焉的回道:“从头到脚,你每一寸每一分我都看上了。”
我牵着她的手,走出了洗手间。头低低地跟着,一句话都不说。
好像真的很冷啊,不然为何她粉腮绯红呢?
第三种人
跟旁边的妹妹瞎聊天,她也是准备考博,不知道怎么越聊越投机,说到生理方面了。她说,包皮过长的人,大部分是没长到位,也就是说,不是包皮长,而是生殖器太短。
我:“你这话有什么依据?”
她:“没理论依据,但是有临床统计支持。”
我:“你是考什么方向?”
她:“神经内科。”
我:“去你的,不听你瞎掰,我回家了。”
她:“早呢,再聊会儿。”
我:“嗯,是早了点。”
我就知道,复习只能在家里,一到教室,就没心思看书。
英语
刚才在自习室,身后一个女生说
“惨了,凤姐说的英语我一下就听懂了,去年考研真题的听力却听不懂。”跟她旁边一个女生说的。
我没有回头,嘿嘿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因为你就是凤姐。”声音比较小,我不能影响别人学习。
她手指戳了戳我后背:“喂,说什么呢你?”
失手
我一般每天自习都要搭讪一个,就是喜欢跟年轻的陌生姑娘瞎聊,没什么企图。
今天搭讪的这个是大二的,聊天时终于把她惹毛了。
她说到想在寒假里兼职做点事情,我妹妹开了个网店的,很忙,我就建议她来帮忙。聊啊聊啊聊,就说到她想以后自己也开淘宝店,就是不知道卖什么好。
我:“你就卖唇印。”
她没听明白,歪着头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
我抽了一张面巾纸,一手抚着她的后脑勺,一边将面巾纸印上了她的小嘴:“别动。”
她有点意外,有点害羞:“干嘛呀你!”
我摊开了面巾纸道:“就卖这个,涂上唇彩。”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动手动脚的。”她半羞半恼的样子很可爱,“什么奇怪的点子,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“你等会儿,我给你看看。”我打开d版,搜到了那个卖菊花印的帖子,拉了拉她的手,“看这个帖子,我就是这么想到的。”
十秒钟后,她花容失色,起身收拾东西就要走。我拽了拽她的衣边,“早呢,干嘛急着回去。”
“哼!”她好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,跺了跺脚,又哼了一声,我故意长长的叹了口,她愣了一下,终于还是走了。
短裙
今天逛街,买了3条红格子的学生短裙
一条送给了前段时间教室自习认识的妹妹,她脸红红的抢过去往包里一塞。我说,你看看啊,合适不合适。光明正大的怕什么?
她瞪了我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一条留给老婆,还有一个待定。

上周认识的,今天碰巧又遇到了,都在一个教室自习。时不时的聊一会儿。
我:“今天好冷,你去寝室拿条裤子我穿穿。”
她惊讶地看着我:“我又没有男生的裤子,怎么借你?”
我:“你拿一条打底裤,我能穿的。”
“呸!”她低着头轻声道,“哪有借这个的。”
“哪你就看着我冻啊?”我挨了上去,凑到她耳边慢慢的说道。
她摆了摆头,好像怕我呵痒:“冻死你活该。”说完不禁手掩着小嘴,噗哧一笑。
现在是冬天吗
走了几个自习室,终于看到了前几天那个被我气走的妹妹。
“天冷不吃晚饭会更冷的。”我不动声色的坐到了旁边,自言自语道。
她侧头看到了我,好像很意外,一闪而过的惊喜还是被我抓住。过了会,还是应了——“谢谢。”声音冷冷的如同外面的风。
“喏,楼下刚冲的红茶,吃块面包吧。”
她两手握着杯子:“另一块给我,你吃过的这块我不要。”闻着茶香,咬了一小口。
我什么话都不说,看着她慢慢地吃掉了一半面包。在她低头喝茶时,我凑到她耳边,轻轻的说道:“我要吃你吃过的这块。”
她的声音更小了:“不理你……”
我挨得更近了,贴上了她的脸颊:“说的什么?我没听见。”
现在是冬天了吗,为什么她的星眸满是融融醉人春意呢?
悲剧
昨天自习时一个mm用我电脑看youku,她说为什么你的浏览器看视频没有片头广告?我用的opera,就帮她也装了一个,但是她用起来还是有广告。我也懒得追究,就把我电脑里的opera拷了一份给她,这下干净了,果然没广告。
刚才她打电话跟我说,我保存的网站的自动登录帐户她那里全有了。
我:“赶紧删了,不许上。”
她咯咯地笑着:“我要一个个登录你的帐号,好好欣赏一遍。”
我:“好,哪你看看,是不是有个ip地址的网站,你打开后赶紧去登录。”
她不说话,过了一会儿,小声的说道:“你怎么这样……流氓。”
我呵呵一笑:“你在哪个教室,我过去,我们一起看吧。”
“谁要……谁跟你一起看。”她说话断断续续的。
我:“你好像肺气短促,主阴火上乘,我给你开个方子。”
“你……呸!”她轻啐了一声,接着长长喘了口气,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,“我在xx楼……”
感冒
早早儿的起来,到了约好的教室,前几天认识的那个mm已经买好早饭等着我了。
她:“你穿的不少啊,怎么感冒了?”
我:“唉,说来话长。”
她歪着头看着我,吃了几口饭团,我说了起来:“我睡觉不喜欢穿内裤。”
她推了我一下,小声道:“谁要你说这个了。”
心急的姑娘,我不理会,继续慢腾腾的说着:“换睡裤不是要先把内裤脱掉嘛,大概慢了点,就这样着凉了。”
她眼睛瞪得大大的,满是不信:“这样也会感冒?”
我点了点头,空出一只手来,抓着她的小手,看着她,诚恳地说道:“所以,我今天来问你借个东西。”
“要暖宝宝?哪我回寝室拿给你。”
“真是个体贴的好姑娘,不过不是。”她被我说得小脸红扑扑地,“如果是那种侧面系带的T裤,我就可以穿上睡裤后再脱了,你借我几条。”
她一下羞红了脸,手挣脱了几下,我没松手,她头低低的小声道:“才没有,我没有那么羞人的裤子。”
“不会吧?”我故意大声道,“哪我刚才怎么好像看到你露出一点,穿的就是那种。”
“啊。”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,“没有……不是的。”
我抓着她小手,轻轻的把她拽到怀里,搂着:“不信,我要看看。”
“别……快停…………哎呀。”
笔袋
我妹妹的网店,年底不少剩余的小玩意。有一种小包,五彩斑斓地印着各种卡通图案很是可爱,我就拿了十几个带去自习,遇上认识的mm就送一个。
她:“听说你旅游去了?有没有带礼物给我。”
大概是看出我奇怪,接着说道,“这么多天不见人,手机还不开,肯定是出去玩了。”
我捏了捏她的脸颊:“真聪明,奖励你一个礼物。”我拿出一个小包放到她面前
她看了一眼,很紧张地用课本盖住: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我不屑道:“笔袋啊,用得着的。”
她脸红红心慌慌地,小声嘟囔着:“什么……什么笔袋啊,这么短,能放笔嘛。”
我疑惑地问道:“对哦,哪这是干嘛用的?奇怪了。”
“这么大声干嘛?”她踩了踩我的脚,头埋得很低,都快趴倒课桌了,“你……你总是不正经。”
我挠了挠握在手中的她的小手,俯身凑了过:“到底做什么用的?说嘛。”
“你总是……总是故意问我羞人的问题。”
她好像在努力地摇了摇头,温润如玉的修长脖颈一片绯红在我眼前。
羊棒骨
有人请客,老婆约了闺蜜逛街没空,就带了前几天认识的大一mm一块儿去。大概都是她初见的,很拘谨,只小声地和我说话。
我夹起一块羊棒骨给她。
“这是哪里?”她小心地一手拿着问道。
“腿。”我一边吃着一遍含糊不清地回道。
“呃?什么,没听清。”她撕下一小片肉,慢慢嚼着。
她穿的裙子,加厚底裤,我手放到桌面下,不动声色地掀开裙子一角,往上摸索着,冷不防地摸了一下她的大腿:“就这里。”
她娇小的身子一震,手中的羊骨滑落在盘子上,一声清脆。
米线
一个人。
对面桌子一个mm,一个人皱着眉,心不在焉地啃着鸭脖,吃着米线。
长得很清秀,我盯着她看,不经意地对上目光,她立刻看往别处。
我一直看着,她突然将手中刚吃了一口的鸭脖掷向我,砸在身上,掉落在我碗里。
这时她也直视着我,一脸寒霜。
我笑了笑说:“谢谢。”她有些疑惑的神情,我接着道:“你没把米线碗泼过来,总算手下留情了。”
她板着脸,几秒钟后忍不住噗哧一笑,随即又一脸严肃。
我夹起鸭脖看了看,慢慢伸向嘴边,做出要咬的样子,看着她。
在她脸红低头的时候,放下了筷子,又去点了一碗,坐到了她的桌边。
婚纱
她:我准备结婚了,昨天去挑好了婚纱。
我:好,恭喜你了。
过了很久,她回道:是前扣式的。
那一年,夏天,只有教室有空调。我不自习,也呆在教室里。她坐在我旁边。
她:“昨天体检拍的x片,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。”
我拿过片子,紧锁眉头的样子让她很紧张。
她:“医生说没事。对了,这里一排规则的阴影是什么?不像骨骼。”
我叹了口气:“唉,本来我不想说的,虽然没认识多久,但是感觉跟你不应该隐瞒什么。”
她紧张得屏息凝神,看着我。
我:“这排阴影,就是这个。”说完,我在她后背的文胸搭扣上摸了一下。
“呀!”她一声低呼,双手合抱前胸,低头缩了起来,小声的埋怨道,“你……你把我扣子解开了。”
我呵呵一笑,盯着她羞红的脸颊:“笨笨,这阴影不很明显是金属搭扣嘛。”
她嘟着小嘴,一脸地不满:“你怎么解扣这么熟练?一下就全解了。”
我看着她涨鼓鼓的胸前,嘿嘿一笑:“你明天穿个前扣式的文胸,那种的更好解。”
开学
搂着一个mm,边走边聊天,对面走过来一个男子,一脸的不友善,眼睛里冒火,要吞了我似的。
我:“你看那个男的,好像要找我麻烦。”
她抬头看了下,一声惊呼,赶紧脱离了我。
我知道,事情麻烦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到了我们面前。
“这人是谁?”他指着我问道。
她很不安的低头摆弄着衣角:“我……我一个朋友。”
“朋友?有这么亲热搂着的朋友?”
“我本来也不想的,可是……可是我力气没他大。”
他冷哼了一声远去了,“你从小就不会说谎。”
我拉过她的手,拍了拍:“别担心了,我们走吧。”
她忧心忡忡的:“这回惨了,我哥一定会告诉爸妈的。”
“他是你哥?我还以为你男朋友呢。”
“爸妈不让我读书时谈朋友,我没有男朋友的。”
我凑近了一字一顿地问道:“真的没有吗?”
她的脸烧得厉害,好像站不住了,挨着我怀里,声音低不可闻:“我也不知道有没有。”
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刚才有个人来,我爸出门买东西,他就在客厅等。我泡茶陪他闲聊了几句,我越看越眼熟?
我:你是不是以前开过药店的?在**路附近?
他:你怎么知道的?是开过。
我:哼哼,我怎么知道的?一盒毓婷你卖我30块,我这辈子都忘不掉。
他:呵呵,不会吧,什么时候的事情?
我:很久前了,那会儿我高一。
相机
“那个,问你件事,怎么删除照片?”
我伸手去接,她紧紧的攥着我前几天借给她的相机,没有要给的意思。
“嗯?给我啊,我演示给你看。”
“不用不用。”她连忙摇头,“你直接说就可以了。”
“你是不是怕被我看到?到底拍了什么照片?”
“哎呀,你赶紧说啊,别问了。”她急得直跺脚。
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嘿嘿一笑:“我反正不急,急的是你。”
“上……上卫生间时,被我妹妹冲进来胡乱拍到了。”说完了就转过头去,白玉般细长的脖颈一片嫣红。
看来她是真的很着急,告诉了删除的方法后,她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去操作,不时的还回头,见我远远的看着她笑,才放心下来。
“好了,谢谢你,还给你吧。”
我接过了相机,点了点头:“没事的话,我就走了。”
我慢腾腾的踩着楼梯走到了底层,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她:“其实,卡上的照片删除后也有办法恢复的。”
几十秒后,听到咚咚咚急促的下楼声音。我发了一条给老爸:“你们先吃吧,今天我要晚点回家了。”
看着她下楼飞奔过来,我张开了双臂。
餐巾纸
周末,教室里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在自习,大家都看得很认真,除了我。因为我坐在了一个女生旁边,礼节性的隔了一个座位。
“那个,同学,可不可以借包餐巾纸给我?”旁边的女生试探着问道,虽然是跟我说,眼睛却装作看书,有些扭捏不安。
我侧身打量了她一下,点了点头:“哦,你是感冒了吧?”我拿出一包没开封,她接过去还来不及谢谢,就冲了出去。
感冒?才怪。作为一个绅士,我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,不能让女生难堪。
过了一会,她回来了,还是认真的看书,也没有提谢谢。
我伸出了双手,反复的看了几遍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,为什么嘘嘘完我的手还是干的,难道忘了洗手了?”我挪了一个位置,坐到了她旁边。
她低头瞄了我一眼,连耳根都红了:“还以为你是好人的。”
洗手
转了几个教室,找到了前几天那个不洗手的妹妹。远远地坐下来认真看书。
不坐在女生旁边,注定是看不进去的,百无聊赖的四下张望,看到她起身出去,我赶紧快步的追了上去,拍了下她的头:“今天带纸了吗?”
她转身看见是我,拍拍胸口:“你干嘛呀,吓死我了。”说完向女洗手间走去。
我一言不发的随着到了门口,她这才发觉我一直跟着:“你要死哦,女厕所都敢进。”
“我可没进去,这不在门口嘛。”我拉住她的手拍了拍,“我是来监督你洗手的。”
她慌乱的抽出了手,连忙推我:“你赶紧走啊,人家还要去……去……”
我一下把她揽到怀里,作势欲抱:“怕什么,这层很偏僻,周末没人的,我抱你进去。”
她声音有些发颤,又急又羞:“你真的要进去?”
“假的。”我松开了,拍拍她的屁股,“快去吧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她长长的吁了口气,快步走了进去。
过了一会儿,她出来了,俯身在洗手台洗手。
我抚上了她的双肩,趴了过去。
看着镜中人红红的脸,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:“你嘘嘘时,一直在想,万一他真的冲进来怎么办,我不能躲,也不好意思叫。万一……万一……我力气又没他大。”
“你!你乱说,才没有。”
她用力摇了摇头,凌乱的发丝在我眼底晃动。
袜子
周末的早晨,教室里稀稀疏疏地坐着几个人,我放下资料挨着一个女生坐了下来,离着一个位置。
她准备起身出去的时候,裤脚里掉出一只袜子,我眼明手快地俯身拿到了。
她看了看我,支支吾吾地:“那个……能不能还给我?”
我坐了过去,拽了下她的衣角,她坐了下来,有些扭捏不安。
看我盯着她笑,小声的解释道:“早晨一直没找到袜子,不知道会在裤子里。那个……”
“唉,可惜是袜子,要是别的什么,我就不给你,留着珍藏了。”
她咬着嘴唇看着我,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突然烧得厉害,抢了过去就往外疾走。
我不紧不慢的跟了出去。
女助教
约大学时的英语女助教喝茶,她比我大三岁。去洗手间时,手机忘桌子上了。翻了一下,有一些脸红心跳的照片。
“你动我手机了?”她回来后发现手机摆放位置不一样了。
“嗯,看了。”
“我就知道你不是君子。无论看到什么都忘掉。”她很平静的说着,好像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。
“知道我不是君子还故意把手机留下。”我呵呵一笑。
“谁故意啦!”她有些着急,看着我,胸前不住起伏。忽而眼泪如珠玉般扑簌簌的滴下,,“你干嘛要说出来!我恨死你了。”
多肉植物
昨天跟一个研究植物的mm吃晚饭,丰满可爱。
看着她圆乎乎的小脸,沟壑深深。忍不住手指按了上去:“你算不算是多肉植物呢?”
她呵呵一笑,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,瞬间双颊绯红:“她们没说错,你就是流氓。”
“怎么了?确实想到了多肉植物嘛。”
她踩了我一下,好似温柔的抚摩,头低低的拨弄着碗里的虾卷:“多肉植物又叫多浆植物……”
我轻巧的勾住了她的双腿,纠缠,滑腻。
头发
刚才一个妹妹打电话给我,不说话,呜呜地一直哭得很伤心。
我安慰了很久,才逐渐平静下来:“是不是谁欺负你了,我帮你报仇。”
“不是。”她小声的抽泣着,断断续续的说着,“我……我头发没了。”
尽管我听得一头雾水,还是开玩笑的说:“是不是伤心后出家了?”
“你才出家呢。”她哽咽着笑了出来,“下午坐公交车,在车上睡着了,醒来后发现头发被人剪掉了。”
想到她留了很久的齐腰长发,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“人家都哭死了,你还笑!”
我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你以后逛街,找我陪着,坐公交时我抱着你坐我腿上,你可以放心睡觉,绝不会有人剪你头发。”
她好像哭累了,声音越来越低:“你那样……那样,我还睡得着么?”
欺负
老婆的闺蜜打电话给我哭诉,说我老婆欺负她她:呜呜……
我:别哭别哭,你们好好的怎么闹起来的
她:她好过分。
我:……
她:我跟她聊韩剧……她骂我。
我:这么过分,骂你什么?
她:她说0.5次元的生物才看棒剧。
我想笑,基于人道主义考虑,还是忍住了。
她没察觉,继续抽泣:哪她看动画片我也没说她呢,干嘛要这样说我。
终于忍不住,按下静音,笑了起来。
不能回家
昨天跟一个妹子出去吃晚饭。路过一个奶茶店,她买了一杯。
付钱时,一张一百块的掉了,被风吹走,穿过一辆车,到了马路对面。
她看都不看,就拉着我准备走。我惊讶的问:“你不要了?”
她点了点头。
“真败家,我去捡了,晚饭请你。”
她一把抓住我,慌张的说:“不要去,跑了就跑了。”
我没理她,怪怪的,就去捡了回来。
找了家餐厅坐下,边吃边聊。她脸色凝重,我愈发好奇:“你没事吧?怎么丢了100都不捡,还这么大反应?”
她慢悠悠的跟我说了一个故事:“
小学时,我的同桌,也是我最好的闺密,有一年暑假,傍晚收衣服时,不小心衣服被风
刮到了楼下,被一辆车压过。她就赶紧去捡了回来。”
我点了点头,没有插话。她满脸悲伤的继续说道:“过了几天,她就被车撞了。”
我轻轻的叹息,不知道怎么安慰,看得出来,他们是很好的朋友。
我还沉浸其中时,她突然抓住我手,俯身靠近我道:“这几天你一定别乱跑,不要走有汽车的地方。压过的东西不能捡的,不然会出事。”
我微笑着拍了拍她手,示意她放松一些:“嗯,我会小心的。”
“不对,你下班回住所肯定要走马路的。”她又紧张了起来,咬着嘴唇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过了会儿,她低声说道:“要么,这几天你住我那里吧,离公司近,不用走马路就可以到了。”
我笑了笑道:“其实你不是你,你是你同桌是吧?”
她愣住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,呆呆的看着我,突然啊的一声惊叫。
“你太坏了,我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,你还这样吓我。”
我拍了拍她的头,柔声道,“反正我要借宿你那里,没事的,不怕。”
她晃了晃头,像是要把我的手从她头上摇落,“嗯。”一勺一勺的吃着,低低的声音从胸前传出。
折扣
公司的一个实习妹子,这几天陆续买了手机,保护贴,包什么的。我介绍她在bs版商家那里买的。
你们知道,bs的商家在淘宝上的价格会标高一点,拍了留言是hper,会修改价格减掉一些。
我就逗她说,淘宝上有个隐藏折扣,一般人不知道,你拍东西时,只要留言里写上是hper,系统就会随机减掉一些钱。
单纯的妹子半信半疑,连续买了几个,果然减了,很兴奋。
于是,今天上午她去买衣服了。拍了后,没付款,傻傻的等系统改价格……下午登录看,还是没改。
跑来跟我说:今天淘宝系统有问题,一直没改价,我明天早上再看看。
蒸馏水
周末,实验室的蒸馏水用完了,没人送。只好自己烧一点。老机器没有自停,只好打电话找个师妹来帮忙看着点。小姑娘老老实实的坐在机器旁,几番欲言又止。
“那个……可不可以帮我培养一些乳杆菌。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我有点疑惑:“做酸奶么?可以去超市买菌种。”
“不是。”她头低着,粉嫩的耳垂透过窗外的阳光,娇艳欲滴。“帮我做些,可不可以嘛。”
我看着她不说话,坏坏的笑着,过了会儿,走到她身旁,俯身下来:“是不是?”
“嗯。”声音低的好像是从丰硕盈润的谷底传出一样。
捏了捏她的耳垂,大笑起来:“我告诉你哪里去买,自己培养控制不好。”
随手拿过一张纸,写了地址递过去。她干脆头转了过去不看我,背着手接了过去就走。
“顺便去买点香水。”我大声道。
她刚迈出的步子就停住了,愣了一下,忽而好像明白了似的,转身瞪了我一眼,飞奔下楼。
黑锅
一个同事,她的妹妹在复旦读书,今天我陪她去妹妹的寝室拿点东西。
趁着中午楼管阿姨吃饭去,我们大摇大摆的进了女生寝室。
整理好东西,说了会儿话,她就准备上一下厕所,我们一起回去。
过了大概10分钟,还不见出来,我就敲了敲门。
她没答应,又过了几秒钟,门开了一个小缝,她很小声道:你进来一下。
我看看外面她妹妹和同学,有点尴尬:什么事情?你不出来,我进去?这样不太好吧。
她着急的跺脚道:求你了,进来好不好。
声音有点大,她妹妹听到了,几个女生很意味深长的对我笑了笑,我也说不清,只好硬着头皮就闪身进去了,她立刻把卫生间门关死了。
“你怎么回事?又想陷害我,让我百口莫辩是不是?”我有点恼火。
她嘴角撅着,像是快要哭了: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……我那个来了,刚才上厕所,忘了,直接把那个扔进去,现在下水道堵了,你快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“这有什么办法?让你妹妹去楼管那里报修啊。”
“不行!”她突然提高了音量,忽而又赶紧捂着嘴,生怕外面听到,“那我不丢死人了,你帮帮我,求你了。”
四下看了看,也没有通下水道的工具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你先出去吧,我想想办法,两个人呆在里面不好。
她好想回过神似的,红着脸先出去了。
我在里面呆了5分钟才出去,抱歉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肚子不舒服,刚才上厕所,把你们下水道堵了。”
我说着,看了同事一眼,心道,没办法,就只能我替你背黑锅了。
回来的路上,她拉着我的手,感激的语无伦次了:“今天要不是你,我羞都羞死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。”
我笑道:“你妹妹寝室里有个女生很漂亮,可惜……”
“可惜什么?”
“没什么,我的形象全被你毁了,实在可惜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她像个在大人面前做错了事的小女孩一样,挽着我的手臂,低头不语。
阳光照在她的鬓角,泛着柔和的光泽,我怎么刚发现,原来她比那个女生还要有韵味。
痛经
好人做不得。
我也没说什么啊,我就说,经期自己手淫到高潮,有助于缓解经痛,有男朋友的话,做一下也可以。
她:你想害死我啊,经期怎么可以做。
我:这说法没有任何依据的,经期做爱毫无问题,用套就可以,不但无害,还有益。
她:我才不信你的鬼话。
我: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?我又不会跟你做。
她沉默了一会儿,不说话。
我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,就结束了谈话:哪我帮不了你了,自己多吃点米饭,吃几片阿司匹林去吧。
临走时她说,没想到看上去你斯斯文文的,却这么流氓。
好人做不得,again^n
得罪人
有个同事,不怎么说话,就是不太合群,也就跟我说过几句,经常加班晚回来。
今天在走廊里看到她回来,聊了几句,还没吃晚饭,也没东西可吃,我就说,到我这里拿点鸡蛋紫菜做个汤,弄两根香肠炒个蛋炒饭,简单吃一点吧。
她拿了东西走了,我门没关,坐着客厅看电视。突然感觉一阵寒意,侧头一看,另外一个同事杀气腾腾的站在门口,瞪眼看着我。
“她来干嘛?刚才是不是拿的香肠?”
我赶紧小心应付,连忙摆手:“没有没有,她没东西吃,来拿了点紫菜做汤。”
她歪着头继续盯着我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是……吗?”
我装作漫不在乎的拍了拍沙发:“来,坐我旁边,一起看电视吧。”
她一边带上门,语出恐吓道:“那是我辛苦做给你吃的香肠,要是让我知道你给别人,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说罢还哼哼了两声,坐了下来。
翻脸
单位集体公寓,每4个人的带宽是共享的。
我们这组里,到了晚上,速度非常慢,只能看看网页,视频、游戏什么的是没指望。
大家都知道是谁,她电脑上一堆后台进程。
说过几次,也都笑呵呵的说知道了,但是每天照旧。好像大家脾气都很好,也忍下来了。
今天更离谱,索性连网页都打不开了。忍无可忍,只好去敲她的门。
“xx,开门开门。”
过了会儿,听到里面慢悠悠的拖鞋声,她悠哉悠哉的打开了门,还装作刚睡醒的样子,边打哈欠边系睡衣腰带:“干嘛呢,人家刚睡没多久。”
“你上网要文明一点好不好,今天我们网站都打不开了,你电脑里养的什么妖怪软件这么凶狠。”
“你小声点,我又不懂。“她白了我一眼,“让你弄就是了。电脑在桌上,你帮我清理吧。”
我哼了一声,进屋摆弄了会儿,卸掉n个软件。
“你以后用电脑注意点,别乱装软件”,我板着脸说道。
她很无辜道:“我没有啊,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。”
“嗯,反正小心点吧,再这样影响大家,别人会翻脸的。”看着她的样子,我又不忍心,语气缓了下来。
“哪你会不会翻脸嘛?”她歪着头瞄了我一眼,试探着问道。
热水器
一个同事,收入几乎是我x2,自己买的房子,三观被她毁了。
我准备洗澡的,她赶紧过来说:你先别洗,先把热水器插头拔掉。
我心想,还挺注意安全的,比较谨慎。
下意识的抬头瞄了一下,没见过的牌子。
随口问道:这个热水器我没见过哎,多少钱?
她边调水温边道:淘宝上买的,好像200多吧。
我心里被什么挠了一下似的:突然我有点不想洗澡了。
她看了看我,低头道:好嘛,哪我关了。
偷情
高三的时候,大家都很忙,我跟一个高二女生好上了,都有手机,但是不能随便发。因为在家时她爸妈管着她的机子,高二的空余时间比我们多。
于是我们就约定了一些暗号。比如想约她出来,我就注册某个网站或游戏帐户,填短信验证,发到她手机。她收到短信,当然爸妈也是会看的,很自然的以为是垃圾短信。但是她知道,就假装看会儿书找个借口出来。
不同网站的验证短信代表不同意思和地点,我们熟记于心,直到一个月后,我们分手。
晒被子
路过一个办公室,里面一个妹子在么么的哭,进去看看,她说,前几天晒被子,大雨,回去后被子被淋透了,很重很重,拖了很久才从阳台拖回来,几天才晒干了。手臂酸得好几天才好。
我心里想,估计她是单身,想起来辛酸,一个人。
拍拍她头,安慰一下,“没事,都过去了,别难过。”
她小声抽泣着边哭边说:“今天……今天我又晒了。”
看着窗外的大雨,晚上我好像有空的。
手包
前段时间,在其他部门串门,看到一个同事人不在,桌上放着手包,没合上,我喵了一眼,赶紧帮她收好,被别人看到很不好。
我出门时,正好她进来。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了。
后来,就再也没跟她说上话,每次都远远的躲着我。
刚才去休息区喝杯咖啡,正巧她也在,一个人坐在窗边,好像想心事。
我拿着杯子过去,刚想坐下,她抬头一看是我,立刻脸红红的走开了。
我发了条短信给她:就算你恼我,如果重新选择,我还是会选择这样做。
她回道: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。
我看着屏幕,呵呵一笑。
过了会儿,又收到一条:以后不要再遇到了好么,真的很尴尬。
我点了点头。忽又想起她是看不到的,拿起手机回复道:不。
出差
这次我们部门安排出差,待遇是最低标准:三星酒店,餐饮娱乐对方招待,每天60块补贴。
没人肯去,一个实习小姑娘自告奋勇要去,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她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,好像我们都是傻瓜似的:“出差多好,可以去外面玩,可以吃好吃的,还有多余的钱拿。”
我瞪了她一眼:“你小心别把自己玩进去。”
找了一些注意事项,打印了扔她桌子上:“把这些背熟了才能吃午饭,待会儿我抽查。”
她瞄了我一眼,小声道:“好嘛好嘛,我背就是了,你别生气。”
起床
每周基本2-3次迟到,有时候让别人打卡,有时候就被抓住了。
在我们追问之下,他才老实交代说是跟微信上女网友开房,第二天起不来。
一周两三次……众人面无表情的回座位做自己的事情。
中午我跟一个妹子吃饭,他凑了过来问道:“我很奇怪,你怎么能每天按时起来的?”
我朝她呵呵一笑:“你告诉他吧。”
她怔了一下,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大声道:“我再也不打电话叫你起床啦,恨死你了。”
说罢,“啪”地一声,把筷子摔在桌上,转身走了。
学区床
中午去学校吃饭,小师妹扭扭捏捏的说道:“今天有人想租我的床位,1000块一个月。”
“不错啊,挺好的,每月可以多花1千了。”我在吃饭,漫不经心的回道,“那你住哪儿?”
“我也不知道呢,还在犹豫。”她放下了筷子,看着我,“你说要不要租给她?”
“对方可靠的话就租吧。”
“嗯,都是来复习准备考试的,同学租掉很多的。”她提高了声音,好像很高兴似的。
“等等,考试?租多久?”我不由警惕起来,因为租床位的大都是考研学生。
“一年吧,明年这个时候考的。”
我拨弄着碗里的饭,犹豫着,不经意抬头,对上了她期待我答案的神情。
完结。
再见啦 大家~~
2013-3-19
===========
以下读后感
我觉得软软哥写得非常好。我看完之后一种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完全勾动了我各种遐想啊。思春的感觉啊。
╮(╯▽╰)╭
尽在不言中。
不过像软软哥、佛搂蜜、林碧心、碧荷叶、里八神、有个梨等等,要么不在d版了,在的也不搞文学创作了,好遗憾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